当前位置:主页 > 企业文明 > 正文
感动海南丨海龙足球队:无声世界“听见”热爱生活的声音
发布机构: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次 发布时间:2022-01-10

  1994年的夏天,第15届世界杯足球赛决赛在洛杉矶玫瑰碗体育场举行。近10万名观众现场见证罗伯特巴乔踢飞点球之后的落寞、塔法雷尔跪地庆祝的身影,以及罗马里奥捧杯时的骄傲。

  在太平洋的另一端,通过海南(海口)特殊教育学校那台小小的电视机,当年13岁的高日晓被这一幕所打动。当黑白相间的足球越过门线,停在网窝,全世界为之沸腾。

  2003年,在海南(海口)特殊教育学校足球队的基础上,海南省聋人足球队成立了。2011年,海龙足球队成立。目前该球队有35名球员,一部分是海南(海口)特殊教育学校的在校生,另一部分则是步入社会的聋哑人。

  这支球队从诞生到成长,曾多次参加全国聋人足球锦标赛,并取得了骄人的成绩。让世人看到了在残缺的无声世界里,一样可以朝着既定的标杆,追逐自己的梦想。

  穿着统一的外卖员服装,35岁的王强穿梭在海口的大街小巷,电动自行车的里程表每天都会增加一两百公里。

  每次送餐之前,王强会通过外卖软件平台给客人发短信,告知即将送餐。可是很多客人不看信息,催促电话一个接一个打来。王强无法说话,只能加快速度向前冲。生活,对于王强而言,就像足球教所传授的那样硬碰硬。

  2018年11月6日,通过层层选拔,海口市英才小学体育教师洪武俊获得教育部提供的出国学习机会,前往法国蒙彼利埃,调研当地足球运动开展情况。

  每周六上午,洪武俊都会前往附近村庄考察。洪武俊发现,当地几乎每个村子都有一个标准足球场,村民成了球员,参加当地的联赛。

  有一次,洪武俊正巧遇到地区联赛头名与第二名之间的比赛。场上队员来自蒙彼利埃的咖啡馆、工厂、农庄,对抗程度却不输职业球员,飞铲与封堵此起彼伏。

  整场比赛看下来,洪武俊满脑子都是护腿板激烈碰撞的声音。他还记得,全场一共出示6张红牌,黄牌数量已经记不清了,但是队员们之间没有发生一起冲突。

  他们之中,也许会有下一个英超球星瓦尔迪他曾经是一名英国的工厂工人;这些队伍里,也许会有下一个德甲球队霍芬海姆它曾经是一支低级别联赛的村庄足球队。

  但是,洪武俊很清楚,这一切发生的概率极低,不亚于角球直接破门。既然绝大多数人无法依靠体育谋生,那么,除了强身健体,体育运动还能带来什么?

  开渔之后,38岁的陈四弟又恢复和哥哥一起出海打渔的日子。陈四弟从15岁起成为一名渔民,在他的理解中,渔民不需要说话。

  事实上,陈四弟不是先天聋哑,他还记得6岁之前关于声音的印象:那是一种模模糊糊的感觉,感觉与世间万物都有联系。

  6岁时,陈四弟生病打针,从那之后,这种模糊的感觉逐渐消失,他只记得妈妈经常哭泣。八九岁时,邻居小伙伴欺负陈四弟,陈四弟气得想大骂,结果什么也说不出来,对方骂他什么,他也听不见。那一刻,陈四弟才发现,自己和别人不太相同,那些能听能说的人,有一种他所没有、遥不可及的能力。

  高日晓的听力在两岁时失去,5岁时,父母带着他前往广州治疗。有天晚上,一个大院里播放露天电影,高日晓高兴地抱着凳子过去看。一整场电影看下来,除了听不见,他没觉得快乐少一分。

  上学之后,看见同学们在聊天,高日晓也凑过去,一开口,却连自己说了什么都不知道。同学们捂着嘴大笑,高日晓意识到,他可能永远也无法参与聊天。当同学们都散了,只有孤独围绕着他。

  恨过自己,也恨过父母,高日晓甚至觉得活着没有希望。一天放学之后,几位高个子的孩子突然追赶高日晓,他不知道原因,被吓得在小巷里乱跑,闯入了一户人家。高日晓急得胡乱喊叫,这家人似乎发现了什么,帮他赶走这群孩子。

  在海南(海口)特殊教育学校,足球已经成为许多聋哑孩子热爱的体育运动。体育老师梁其道指导着每一位小球员的技术动作,踢后腰的吴翠环身材高大,他已经成为海龙足球队的一员。

  几年前刚进学校时,吴翠环还不确定足球该用手还是用脚。梁其道眼前的这些聋哑孩子,每一位都像当年抱着足球的高日晓。

  1991年,高日晓从普通学校转学进入海南(海口)特殊教育学校,他惊讶地发现,这里孩子几乎都和他一样,听不见、说不出。高日晓在这里学会了手语,学习了知识,也在1994年的夏天,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当世界杯电视转播结束时,高日晓感觉到一股冲动,转身跑到器材室抱出那颗黑白相间的足球,和同学们比着手语:踢球吧!

  在绿茵场奔跑,高日晓没觉得自己是聋哑孩子,快乐围绕着他。这颗安静的足球成了他与同学们交流的方式,每一次传球,这份快乐就会传递给下一个人。

  教练梁其道告诉大家,足球运动有规则,足球场有底线,每个人都要朝着目标奔跑进球和胜利。

  学校教师何金瑞鼓励孩子们,身残不可怕,可怕的是心残,只要乐观面对一切,生活永远阳光灿烂。

  盘带、传球、射门,踢前锋的高日晓进过许多球。他知道不足自己无法像健全人那样振臂高呼;他也发现其实没什么不同除了无法听和说,他能做任何事。

  2013年的海口迎春杯比赛中,面对健全人球队,踢后卫的王强一脚劲射,打入一球,观众席瞬间响起震天的欢呼声。王强听不见,却依然感受到骄傲与自豪健全人能做到的事,聋哑人也能做到!

  2003年,在海南(海口)特殊教育学校足球队的基础上,海南省聋人足球队成立了。在当年举行的全国聋人足球锦标赛上,高日晓和队友们代表海南队夺得第六名。

  此后该球队在陆续参加的全国残疾人足球比赛中,多次进入全国前八名。2016年7月举行的全国残疾人民间足球争霸赛,海南省聋人足球队拿下南部赛区第二名。

  为了备战今年举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第十一届残疾人运动会暨第八届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海龙足球队提前一年开展选拔和备战,最终选出以王强、蔡仁平、陈万权等年轻球员为主的参赛阵容。高日晓成了领队,陈四弟等老队员成了陪练,梁其道还是教练,可是他提出,还应该找一位更专业的足球教练。

  踢中卫的蔡仁平在三亚一家酒店的洗衣房工作,每天面对着数不清的床单被褥。接到入选通知后,蔡仁平向酒店请假,却被拒绝集训和比赛要耽误几个月的时间。

  很多时候,王强觉得每一单外卖都很难送。难以问路、客人不看信息、敲门没人开,生活就像一场点球大战,一单外卖没送好,投诉接踵而至。

  2020年4月,洪武俊加入海龙足球队,担任教练。队员来自各行各业,王强有时穿着外卖服赶来球场训练,洪武俊能感受到大家对于足球的热爱,得知蔡仁平等队员遇到请假困难,洪武俊帮忙沟通,终于凑齐了参赛队员。

  1年后的2021年5月,第十一届残疾人运动会暨第八届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聋人足球比赛在广东清远拉开帷幕,海南队一路过关斩将,来到八强的门前,面前站着的是四川队。海南队在上半时获得一个点球,蔡仁平主罚,结果踢飞了。下半时,四川队得到一次近距离射门的机会,守门员陈万权飞身封堵,足球猛烈撞向胸口,陈万权倒地不起。

  属于绿茵场的规则和底线,也存在于现实生活中。进球和胜利,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转化,成为新的人生目标。

  不断提升自己的高日晓,如今是海南省直属机关服务中心海南广场物业管理处的一名工作人员;梦想留在城市的王强,成为一名外卖员;找回自信的陈四弟,回到家乡,和哥哥一起在海上乘风破浪。

  更多的队友在不同的工作岗位。蔡仁平依然安静地待在洗衣房,陈万权准备找工作,副队长黄世优回到药厂的生产线,时不时给大家带来爱人制作的小点心。

  踢球,还是他们热爱的事情,不是为了证明谁比谁强,而是为了把球场上的这份拼搏,带到球场之外。

  在物业管理处工作,高日晓每天都要和不同的人打交道。从横幅的设计到卫生纸的放置,高日晓不再害怕聊天,通过手语和手机软件,他一样能与对方有效沟通。

  无法接打电话的王强,每一次送餐都得通过短信告知,可是很多客人依然连打几个电话催单。王强不想换工作,球场上,他是球队的防线;生活中,他也不打算逃避。

  有一次,王强把餐送到之后,客人破口大骂,突然发现王强是聋哑人,却默默把门关上。本以为会得到许多差评的王强,意外地发现自己已经有了491个好评。那位情绪激动的客人,事后悄悄转给王强100元,通过短信向他道歉。

  王强心里明白,球场是球场,生活是生活,球场上能做到的事,生活中不一定能做到。但是王强更愿意相信,拼搏的精神,哪里都用得着。

  海龙足球队一共有35名球员,一部分是海南(海口)特殊教育学校的在校生,另一部分则是步入社会的聋哑人。

  每个周末,无论多忙,大家总会聚在球场上,和不同的球队约一场球。陈四弟喜欢踢前锋,王强总是踢后卫

  把传球当作传递快乐的高日晓,是球队的第一批球员,也是球员们的老大哥,1994年夏天开始的故事,每一章都有他的身影。

  平日里,高日晓还会利用业余时间前往农村,为聋哑孩子教授通用手语。有时,高日晓会带着足球,叫上几个队友,陪聋哑孩子们踢一场球。

  这群欢笑的大人与孩子,都无法选择人生之路来时的模样,却依然努力改变着这条路上未来的风景。

  十年前,陈四弟认识了一位聋哑姑娘。他不知该如何表达心意,每当害羞时,他鼓励自己,就像在球场上一样,充满自信,奔向目标。

  如今,每个闲暇的傍晚,在海边的沙滩上,陈四弟会带着两个孩子一块踢足球。孩子都是健全人,相互嬉笑打闹,陈四弟听不见,却还是笑着看着他们。

  至于足球,高日晓和陈四弟都觉得,足球改变了他们的人生,为生命赋予拼搏的精神。那些改变人生的力量,其实源于自己。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